花滑女单已被俄罗斯统治 下一位亚洲花滑女王在哪
如今翻开各大社交平台的花样滑冰专区,有关北京冬奥女子单人滑的各种预测及分析帖子中,广大冰迷的看法相当一致——俄罗斯队大概率包揽前三。冬奥会前的几站重要巡回赛中,“俄系”(俄罗斯以及哈萨克斯坦等国)几乎“垄断”了领奖台,此前尚能与之一战的亚洲小花,表现却不尽如人意。金妍儿、浅田真央及宫原知子等名将退隐后,谁能在北京的赛场上展现亚洲花滑女单的新势力?  “二号选手”的机遇  原本,有着“女版羽生结弦”之称的纪平梨花被视为是俄罗斯军团最强劲的对手,可惜由于伤病原因,这位日本新“一姐”未能参加全日锦标赛,也无缘征战北京。如此一来,机遇便落到了原本的女二号坂本花织手中。  去年底,在事关冬奥参赛名额的全日锦标赛中,坂本花织力压一众队友,以头名成绩直通冬奥。冬奥会前的几站巡回赛中,坂本花织似乎依然在寻找比赛的节奏和感觉,虽然在短节目中拿出过让人惊喜的表现,但在决定胜负的自由滑中,被寄予厚望的日本姑娘,几次在连跳中出现失误,让人对即将开始的冬奥之旅捏把汗。  好在坂本花织一直保持着乐观的心态,在最近的训练后随访中,她大方谈及了此前的失误,并透露正在进行针对性补强练习,“四年前第一次出征冬奥会,光顾着兴奋,没有太多的比赛实感,这次冬奥会,心态有所不同,也体会到了更多的责任,希望能获得更高的分数。”从宫原知子到纪平梨花,在队伍的两代“领头羊”身后跟随多年的坂本花织,渴望在华夏大地迎来属于自己的绽放时刻。  冠军妈妈的心愿  2010年初,当金妍儿在温哥华的冰面上翩翩起舞拿下奥运冠军时,在新加坡的一个韩国家庭里,看了全程直播的母亲笑着对还不满6岁的女儿说:“你以后也要像她一样,知道吗?”小女孩懵懂地点点头,从此与花滑结下不解之缘。10年后,当年的那个孩子,在瑞士洛桑站上了冬青奥会花滑女单的最高领奖台,也让全世界记住了她的名字——刘永。  在冰场上舞动,少不了摔倒的痛苦,这位在韩国难逢敌手的后起之秀透露,在新加坡、美国和日本受训时,自己都是队里的同龄人中,摔倒次数最多的,“真的很疼,但是选择了这条路,就不能放弃。如果感到低落,就听一些韩流的音乐,偶尔和妈妈通话,都会得到很多鼓励,第二天重新打起精神,回到训练场”。  再过10多天,刘永就能实现母亲当时许下的愿望,和前辈金妍儿一样站上冬奥的赛场。虽然从实力上看,还不满18岁的韩国姑娘获得奖牌的可能性很小,但她依然充满期待。“2020年四大洲花滑比赛的时候,全场的观众都在给我加油,最后我拿到亚军,还是金妍儿来颁奖的,那种感觉太美妙了。这次在北京比赛,对手的实力很强,但我也会倾尽全力,争取拿到好的成绩,让妈妈为我骄傲。”  重塑辉煌的起点  相比近邻早早定下女单人选,中国队手中唯一一个北京冬奥会花滑女单参赛名额花落谁家,目前还没有官宣,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朱易的可能性较大。  这位出生于美国加州的19岁少女,在2019年加入中国国籍,并开始备战冬奥。曾夺得全美锦标赛新人组冠军的她,被视为中国花滑女单重塑辉煌的希望。在此前征战的几站巡回赛中,小姑娘在动作中融入了更多东方文化的元素,希望能在北京,让全世界看到中国花滑选手的风采。朱易的父亲也曾表示,希望女儿能像当年的陈露一样,站上世界大赛的领奖台。如今,这朵含苞待放的小花,正朝着这个目标,不断前进。  去年9月,朱易在国家集训队里,度过了19岁生日,这也是小姑娘回到祖国后,在队里过的第一个生日。在那个特别的日子,朱易许下了“中国军团在北京冬奥会上取得好成绩”的愿望,而沉寂许久的中国花滑女单,或许也将在北京,迈出重塑辉煌的第一步。  本报记者 陆玮鑫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